版面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往期回顾: 高级检索 出版日期: 2017-03-17
2017-03-17 第A06版:发现无锡 【字体】大 |默认 |

“红顶商人”盛宣怀与无锡典当业

作者: 来源:无锡新周刊 字数:2627
    
    
    
    
    清末“红顶商人”盛宣怀传奇一生,创办了中国许多开时代先河的事业。盛氏商业帝国涉及轮船、电报、铁路、钢铁、银行、纺织、教育等诸多领域,鲜为人知的是,盛氏家族却是以典当起家,至清末民初,无锡规模比较大的典当行多与盛氏有关。
        典是抵押,当是质押。典当是当户将其财产作为当物质押或抵押给典当行,交付一定比例的费用,取得当金,并在约定期限内偿还当金、赎回当物的行为。它是最古老的金融行业,堪称金融业的鼻祖,也是旧时“穷人的后门”。
    太平天国起义爆发以前,中国的典当业极为发达,城乡各地凡可以设典之处,几无空余。苏南素为富庶之地,当然也不例外。无锡的典当业在明清时达到鼎盛。据史料记载,清朝末年,仅无锡城乡(除江阴、宜兴)就有典当25家,规模比较大的多与清末“红顶商人”盛宣怀家族有关。
    
盛氏典当遍布锡邑城乡
盛宣怀(1844-1916)系常州人,祖籍江阴。盛氏家族明代永乐年间自南京迁居常州,其发家史始于盛宣怀的父亲盛康。
    盛康在盛怀宣出生那年得中进士,后得李鸿章的赏识。1867年,盛康在李鸿章的建议下涉足典当业。次年7月,盛家第一家典当“济大典”在吴县(今属苏州)开张,生意竟出奇的好。其后,盛康先后在常州、南京、江阴、无锡、宜兴、常熟大张旗鼓地开起典当来。十年不到,盛氏典当就达到了20余家。至光绪初年,盛氏     家族已经成为常州远近闻名的大户人家,盛宣怀当时的身份便是盛氏典当的大掌柜。
    根据史料记载,当时无锡属于盛氏的典业就有济顺、裕兴、济通、济善、源大典、济美、裕大、裕成、源大、春华、均大、同顺、复济等。
    上世纪三十年代,无锡典当业共有30余家,其中城区14家。典当业也是近现代无锡新式企业的工商界人士的主要投资渠道之一,祝大椿在梅村开有保源典,华绎之在清名桥开有保泰典,唐保谦在严家桥开有同济典。
    民国时期,无锡典当设有同业公会,无锡县图书馆发起创办人之一的秦琢如就曾担任过该同业公会的主任委员。
    江南典业素有“无徽不成典”之说。
    抗战前,无锡城中有四家大典当,除观前街的裕源是锡帮外,其他三家皆属徽帮。
    虽然股东有变更,但朝奉总是道地的徽州人。在盛氏典当做事的,除了以苏、常为中心的江苏籍人外,也多为徽州人。
    
金匮南门“济顺典”
上世纪二十年代,无锡城内的大当铺主要有四家,分别为观前街的裕源、中市桥的济顺、营桥巷的公顺和西河头的济通。其中,济通创设于清同治八年(1869),由盛宣怀与汪君合资,是当时无锡地区最大的典当行。      “济顺”则为盛氏创设于同治九年,墙高宅大,门面小而里面大,似 “钱袋形”。大门厚逾半尺,门边一块镇门大石臼,十分威严。天井内置有石担、石锁、棍棒,以备防盗之用。金匮南门外另设有济顺分典,股东为盛贻范。
    抗日爆发,无锡沦陷初期,锡邑典当行不是被日寇洗劫一空,就是被焚毁。城中仅济顺因有人留守,日寇一走,关上当门,修好墙壁,故损失不多。待秩序稳定后,即照常放赎。故战后无锡,仅幸存这一家。
    作为一个特殊行业,典当行的规模都比较大,一般典当房屋至少有四五造进深,头造照壁书一大大的“当”字。厚实的大墙里边,各屋功能分块清晰:典屋,分柜房、客房、卷包房、账房、库房、首饰房,以及附属宿舍、食堂、更房等。柜房是对外营业用房,客房用于接待重要顾客,卷包房是对当天收进的货物进行清点包扎、分类编号的地方;账房用于登记收当之物、计算账目;库房,又称号房,是存放当物的场所;贵重物品另有专门库房安置,称首饰房,首饰房同时往往又是内账房,是典内重地,非指定人员不得擅入。
    体积庞大的粗重之物———栈货,也另有专门库房,称栈房。
    当铺柜台一般都比较高,朝奉高高在上,典当人需得抬头举手,递上当物方可。但凡珠宝首饰、古董书画、皮毛衣服     皆可当之,朝奉会仔细察看之后,一番讨价还价,成交后即由朝奉以外人听不懂的“切口”报给帐房开当票、发银元。当时月息一般为一分八厘,当期18个月。
    每家当铺的当票都有着“只此一家”的风格,当票上除印有上述固定的内容外,还有手写的文字,如有关当物名称、质量、数量、典当金额等内容。手写字体采用本行业的特殊文字,称“当字”,只有当铺内部的人才能辨认,外行人很难辨识。
    对于当铺来说,过年前后是业务最繁忙的时候,因为这个时间段需要资金周转的人特别多。过年前一个月,当铺都会提早开门,每天最早光顾的多是为了发年终奖金或是偿还贷款的老板。除夕夜的当铺照例是不关门的,又以赌徒光顾最多。
    
典当银行钱庄“铁三角”
盛氏典当流动资金的很大一部分来自官方的练饷。练饷,即清代练兵的军需费用。同治九年(1870),李鸿章接替曾国藩任直隶总督,掌握直隶练军大权,大量闲置的练军饷款绝大部分便进了盛氏的典当行。无锡县的济通、济顺、晋大、江阴县的济美、阜大和宜兴县复济典当皆从中分到了一杯羹。
    苏南的典当业多与其他金融业有着密切联系,业内同时投资银行、钱庄、典当的现象十分普遍。比如无锡 “煤铁大王”周舜卿开有保昌典,他同时也是信成银行的主要投资人,又如和济当的张敬生,他同时还经营着源丰钱庄。
    这种特殊的“铁三角”金融现象,互补余缺,更好地对抗金融风险。盛氏还特地为此设立了公账房,以解自己旗下当行资金周围之困。又如无锡一些资本充实的钱庄,在春节前后也对典当放款,在生丝、面粉上市时,则吃进典当存款向丝、粉放款。
    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无锡济顺当出现资金紧缺,便得益于盛氏公账房的资金支援。
    但盛氏典当在清末民初遭受重创,特别是辛亥革命后,盛宣怀的产业包括典当在内多被各地革命军政府查封或接管,后来虽经多方努力复产成功,但已损失不小。自此以后,盛氏典当已无先前那么风光,股东对盛氏也不再那么俯首听命了。
    设立于民初的元锡春华典,盛氏虽为股东,但议设时合同中出现了“典中伙友去留,会同各股东商酌”的条款。1914年,在无锡的股东致函盛宣怀,反对调公顺典秦某接手春华典首柜事务。这在以前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解放后,典当业退出历史舞台
无锡的典当业几起几落,抗战胜利后,更是呈现出畸形发展的情形,最多时达到了131家。即使是到了解放初,全市典当行还有126家,后经整顿剩下33家。
    1951年1月,典当业归人民银行管辖。经过改组合并,到1956年全市尚存17家。是年,全行业实行公私合营,成立无锡市公私合营小额质押贷款处(简称小贷处),原典当行改为小贷处分处。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即止当催赎,账务于1969年12月13日移交人民银行崇安办事处。自此,曾经辉煌一时的无锡典当业就此退出历史舞台。
    
 
《无锡新周刊》&《风尚BOSS》地址: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无锡广电大厦13楼
邮编:214061 电话:85809686 传真:85803543 技术支持:北京紫新报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无锡广播电视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