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往期回顾: 高级检索 出版日期: 2017-03-10
2017-03-10 第A06版:发现无锡 【字体】大 |默认 |

瞿秋白与无锡

作者: 来源:无锡新周刊 字数:2427
    
    
    
    瞿秋白,中国共产党早期主要领导人之一。同时,他也是一位卓越的文学家、翻译家和文学批评家。在他短暂的一生中,却与无锡有过两次交集,那是在1911年和1916年。
        瞿秋白,常州人,其祖上世代为官,然而家族显赫的荣光并没有得以延续,到瞿秋白父亲这一辈,家道中落,只剩个 “浙江候补盐大使”的虚衔而已。但毕竟是士族人家,书香之风犹存,瞿秋白从小就备受熏陶。
    
家道中落,辍学执教无锡江溪
1914年,瞿氏一大家子八口人的生活已经要靠借债维持。1915年夏天,当时16岁的瞿秋白在江苏省立第五中学快要读完本科的最后一年,因家里实在无法支撑他继续学业而辍学。
    失学在家的瞿秋白心情苦闷之下并未放弃学习,他时常在昏暗的煤油灯下读书到深夜。半年后,瞿秋白便来到了无锡江溪桥教书。
    那么,当时瞿秋白又因何会来无锡呢?原来,瞿秋白有个表姐叫杨庆令,她自幼丧母,寄居常州,从小和瞿秋白一起长大。1911年,她嫁给了无锡驳岸上的秦耐铭为妻。当时,瞿秋白便随父母来无锡参加过表姐的这场婚礼。那也是瞿秋白第一次来无锡,当时的他12岁。
    秦耐铭曾在无锡私立秦氏公学、光华小学等教过国文,后又在省立第三师范、县初中、辅仁中学和武进师范、武进雪堰桥中学教过英文、国文。1916年1月,秦耐铭夫妻回常州瞿家探亲。因家境窘困无力供瞿秋白继续读书,瞿母一直感到内疚,她不想见儿子就此荒废人生,便托请秦耐铭为瞿秋白谋个职位,一来可以跟着秦耐铭继续读些书,二来也可赚些钱贴补家用。
    秦耐铭回锡一周后,就给瞿母来信,说辗转托人在无锡江溪给瞿秋白找了个教书的差事,但需面谈后才能决定是否留用。于是,瞿秋白听从母亲安排,于1月下旬启程赴锡。      由于正值寒假,学校尚未开学,瞿秋白便暂住在表姐家,跟着表姐夫读书自遣。2月2日,正值除夕,瞿秋白的年夜饭也是在表姐家吃的。
    年还没过完,2月9日上午,他便收到了父亲的告急快信,告知母亲为生活所迫饮恨服毒自杀身亡。据瞿秋白的妹妹瞿轶群回忆,瞿秋白在表姐和表姐夫的陪同下于接信当天下午一点乘坐火车赶回常州,料理母亲后事。由于学校开学在即,2月17日瞿秋白在过完母亲头七后即匆匆返锡。
    瞿秋白第一天到校任职,当时景云乡副董钦心培,也是秦耐铭为瞿秋白谋职的请托人,还特意雇了船亲自到城里驳岸上接瞿秋白。瞿轶群回忆,当天瞿秋白还带了些粽子作为礼物。在无锡农村任教期间,瞿秋白生活十分清苦。他省吃俭用,除了添置日用必需品和书籍外,其他的钱都寄回家补贴给弟妹们。
    据秦耐铭在1957年回忆,瞿秋白任职的这所学校叫 “杨氏江陂国民学校”,位于无锡南门外景云乡江溪桥东堍,是一所由书塾改建的单级小学,设备极其简陋。当时学校正好缺一个会算术、唱歌、图画的教师,月薪十元。所谓 “单级小学”,是 “复式教学”的一种,即以初等小学四个年级的学生组成一个学级而施行的教学方式。瞿秋白以 “瞿爽”的名字执教于这所学校。
    
“来一穷乡僻壤,无锡乡村里”
“杨氏江陂国民学校”系现无锡市新区江溪小学的前身,它创办于1906年。
    因江溪桥亦称江陂桥,故学校初名 “私立江陂初等小学堂”。因办学经费由杨氏书塾承担,当地人习惯称它为 “杨氏小学”。
    1915年,教育部命令全国小学一律改为“国民小学”,学校改称 “杨氏江陂国民学校”。
    据当地老人回忆,这所小学由原杨氏     书塾的三开间大厅改造而成,正厅悬有“道南遗泽”黑体金字匾额,两边有抱柱楹联。
    南面为一排18扇落地长窗,窗外天井植有桂花、白玉兰各一株。正厅东面是充当教室的“新厅”,也是三开间,原供杨氏祖先牌位,辟成教室后,放置四排课桌。“新厅”右侧有“留耕堂”,内设书橱,藏有《二十四史》等经典古籍,相当于学校的图书室。瞿秋白任职其间,便常来此翻阅古籍。每逢春秋两祭(农历三月初十与九月初十),学校都会放假一天,以作祭礼之用。
    无锡江溪的教职,是瞿秋白踏上社会的第一份工作。瞿秋白在其本人所著 《饿乡纪程》中亦有记载———和我的好友都分散了。来一穷乡僻壤,无锡乡村里,当国民学校校长,精神上判了无期徒刑。所以当时虽然正是袁世凯做皇帝梦的时候,政治思想绝对不动我的心怀。思想复古 ,人生观只在于 “避世”。      对历史感兴趣的今人,认为瞿秋白这一自述似乎存疑,言之江溪素为繁华之地,何言 “穷乡僻壤”?又初授教职,如何便能当上一校之长?江溪桥地处无锡城边缘,人多地少,故多副业。无锡金匮县志有载: “景云乡集数处以成俗,为弄个为圃为陶。” “为圃”指种菜养花, “为陶”指烧制砖瓦。
    江溪地区的兴旺始于1924年。当时江溪桥有个叫杨星若的富人,为母六十寿,特地疏通关系出资从震华电厂通电至江溪桥。这里也是无锡城外率先通电的地区,并带动了工厂的发展。但日寇入侵后,这里的电灯电话线路被毁,房屋焚烧过半,居民被迫迁居,江溪一时便衰落下去。 “冷落江溪桥”之说,便由此而来。
    瞿秋白来江溪教书是在1916年,其时江溪尚未发达,故感 “穷乡僻壤”也合情理。只是据可查资料显示,江溪小学1915年-1924年,时任校长为许若杞,并未出现瞿秋白之名,不知瞿秋白这 “国民学校校长”之说由何而来。
    对此,尤金德先生在 《瞿秋白研究文丛》中指出,江溪有东西南北四座家祠,瞿秋白执教的应为北祠堂的 “杨氏私立江陂国民学校”,此处是该镇最偏僻的地方,学校规模远不及南面的杨氏祠堂 (即前文所言),所教学生人数有限,瞿秋白青年有才,担任校长一职并无不妥。这所学校与南祠的那所学校后来皆并入江溪小学。
    瞿秋白在这所小学执教不过半年,母亲的悲剧式离世给瞿秋白本已苦闷的内心又添沉痛一击,当时的瞿秋白虽然只有17岁,也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追求什么样的生活,但他清楚地知道,蜗居于一个“穷乡僻壤”小学,不会给他的人生带来新气息,他需要走出去,去寻找答案。
    1916年8月,不甘受困于此的他便毅然向学校递交了辞呈。在向表姐、表姐夫辞行后,便离开无锡,返回常州。
    1916年12月,他孑然一身投奔当时在北洋政府交通部京流铁路局做通译的堂兄瞿纯白,由此正式拉开了其短暂而辉煌一生的序幕。
    
 
《无锡新周刊》&《风尚BOSS》地址: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无锡广电大厦13楼
邮编:214061 电话:85809686 传真:85803543 技术支持:北京紫新报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无锡广播电视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