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往期回顾: 高级检索 出版日期: 2017-03-03
2017-03-03 第A06版:发现无锡 【字体】大 |默认 |

迎迓亭沈氏:惜花心事,一样温柔

作者: 来源:无锡新周刊 字数:2453
    
    
    
    
    
    自古吴越之地名兰迭现,名家辈出,“江南兰王”沈渊如先生在无锡留下了一生的艺兰传奇。兰王之后,从小便跟在父亲身侧、深得其传的儿子沈荫椿却并未涉足兰界,而是深耕缩微盆景、山茶和杜鹃领域,成为一名国际园艺大师。这又是为何呢?
    “江南兰王”沈渊如(1905-1979),出身望族,家道殷实,喜爱花草盆景,尤嗜兰成癖,用毕生心血搜罗名兰殆遍,自号 “千兰室主”。上世纪四十年代,无锡沈家几乎集中了全国99%的珍稀 “文人兰”。
    坐落于迎迓亭 (现大东方百货位置)的沈家后花园葳蕤满院,四季花开不断。
    沈荫椿为沈渊如第三子,亦天性喜爱园艺。他自小就跟在父亲身侧,相辅园事,耳濡目染,日积月累起不少的花木园艺实践经验。1984年1月,他与父亲合著的《兰花》一书正式出版,这是中国兰界公认的必读书。
    作为 “江南兰王”之子,对于艺兰,沈荫椿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子承父业,原也顺理成章,但他却并未涉足兰界。究其缘由,却深藏着一段因 “文革”而起的伤心往事。
    
幼承庭训,往事可待成追忆
十年浩劫给国人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也一举摧毁了沈渊如一生的园艺心血。
    “文革”期间,沈宅遭到查封,沈渊如游街陪斗,精神肉体备受折磨,许多关于兰花、兰展的资料和照片被撕毁焚烧,故园花     木也散失殆尽。曾以黄金论价的珍稀名兰,在南禅寺以二三块钱一盆的价格贱卖。见父亲整日失魂落魄、黯然神伤,当时在无锡水产公司、水果仓库做搬运工的沈荫椿拼命地干活,就想多挣点钱,尽可能地为父亲多买回几盆被贱卖的兰花,然终究不过是保住了极少的一部分。
    “文革”过后,沈渊如卧病在床,沈家大院后园已是残破不堪,早无当年盛况。沈荫椿逐步收罗其父流失的花木品种,继续栽培,后花园方才渐见生机。
    “惜花心事终何用,一寸柔情一寸灰。”1979年,一代兰王沈渊如郁郁而终,临终前,他拉着沈荫椿的手要儿子发下重誓:“此生不碰兰花。”沈荫椿含泪答应。
    至今提及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任是已经82岁高龄、看透世事,沈荫椿仍然难抑心头悲愤。这么多年来,对于当年父亲的饮恨而终,他始终无法释怀。
    1984年10月7日,年届知命的沈荫椿瞒着母亲,决绝地踏上了飞往美国的航班。与当时许多初到美国的中国人一样,孤身一人的他,在异国他乡经历过一段极其艰苦的打工生涯后,逐渐在美国站稳了脚跟。工作之余,花癖如故的他重新捡拾起了园艺,但却始终恪守着当年向父亲发过的重誓——— “不碰兰花”,而是把全部精力投入到了杜鹃和山茶的研究和栽培上。      家传有序,鹃花山茶亦风骚
这些年来,沈荫椿遍寻资料,遍访世界著名的杜鹃花圃,足迹遍及欧美、大洋洲日本和南非,心无旁骛地钻了进去,最终成为国际园艺特别是杜鹃、山茶领域的一位权威专家。
    其实,这又何尝不是子承父业。当年沈渊如不仅在艺兰领域独领风骚,在杜鹃花领域也是国内屈指可数的人物。但凡无锡有盛大花展,总是少不了沈氏的兰花与杜鹃花名品参展。
    早在20世纪40年代,沈渊如栽培兰花、杜鹃、山茶在全国园艺界就已名闻遐迩。每年仲春,百花怒放之时,沈宅便任人参观。外地同好函电纷驰,问清盛放日期,便会成群结队地前往沈宅盘桓赏花。一时间,沈宅游人熙来攘往,被视为江浙园艺界的盛事。
    1957年,上海中山公园举办“春花笼鸟”展览会,主办方特邀请沈渊如携杜鹃花品种赴沪展出。当时为了确保运输安全,主办方还特地与火车站洽商租得一列客座车厢,以确保沈氏盆栽杜鹃安全抵沪。
    展览期间,沈氏杜鹃名品艳惊四座,其后由上海科教片厂摄录入“春花笼鸟”科教彩色片中,并在《上影画报》彩页刊出。
    自古以来,杜鹃花便是中国传统名花,也是世界杜鹃属主要原生种的原产地国。
    20世纪20年代,无锡、上海、苏州等地园艺爱好者陆续从日本引种西洋鹃和东洋鹃。据沈荫椿回忆,1920年代末期至抗战前,沈渊如常以邮购方式向日本一些花木种苗公司比如赤司广东园、长春园、百花园等选购日本特产杜鹃,品种有久留米杜鹃、雾岛杜鹃、平户杜鹃、皋月以及西洋杜鹃,“日本苗圃经常寄来商品目录简介,父亲引种日本杜鹃不只为观赏,也是为日后杂育种之用”。
    20世纪早期以来,中国杜鹃界在研究杜鹃种的杂交和种间方面还乏人问津。但沈荫椿在“文革”“破四旧”的火烬堆旁,发现的其父在1928年至1963年对兰花、杜鹃、山茶、松柏、柴藤等进行嫁接、有性杂交、分盆的工作日记残本中,有关于1935年沈渊如就已培育出一些杂交杜鹃新品种的记录,比如“十八罗汉”品种。这是中国20世纪30年代杂交、育出杜鹃有史可鉴的记录。之后,沈渊如在1960年至1963年5月,又多次以淡粉紫石楠与台湾毛鹃、琉球杜鹃等进行杂交,均获得了成功。
    1985年,沈氏父子编著的《杜鹃花》一书正式出版,书中刊纳了沈渊如早年培育出的一些新品种的彩照。此时距离其沈渊如去世已有六年。
    
几番辛苦,惜花心事一样温柔
虽然一生未再事兰,但沈荫椿在杜鹃、山茶领域的深耕,亦算是家传有序,不枉园艺世家子弟之名。
    沈荫椿园艺大师之名闻,实际并非始于杜鹃,而是始于缩微盆景,后有杜鹃、山茶。沈荫椿之缩微盆景得至家传,堪称一绝,其所著 《微型盆栽艺术》一书,得到了 “补白大王”郑逸梅先生的信函赞许。随着沈荫椿缩微盆景的成功, 《中国盆栽和盆景艺术》、 《世界名贵杜鹃花图鉴》、 《山茶》、 《杜鹃花》这些学术著作     相继亮相,沈荫椿成为国际园艺界的焦点人物。其中,《中国盆栽和盆景艺术》1992年在美国出版,此书受到了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的赞赏,还被作为国礼赠送给其他国家。如今的他仍是笔耕不辍,不久又将有一本关于杜鹃花的著作问世。
    自沈荫椿1984年赴美,白驹过隙,至今已是33年光阴流转。当年满头黑发的他也已是白发苍苍,然沈荫椿说自己是幸运的,定居美国三载,住处两度搬迁,所幸皆能“苟且继续种植花木,快慰平生”。
    当年沈氏父子出版《兰花》一书时,封三题有 “昨夜风霜今夜阴晴几番辛苦,养花天气惜花心事一样温柔”之句。人之有生,未绝爱缘,有一物之嗜,即有一物之累。因花事,沈氏父子历世事万般酸辛坎坷,其不能不谓之“累”,然一生情钟,纵是几番辛苦,又怎敌这护花心性,一样温柔。
    
 
《无锡新周刊》&《风尚BOSS》地址: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无锡广电大厦13楼
邮编:214061 电话:85809686 传真:85803543 技术支持:北京紫新报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无锡广播电视发展有限公司